後知後覺

(:3_ヽ)_

【带卡】藏于爱忆

#失忆
#细心的大宝贝儿们会吃出隐形糖(大概
#真 想不通的瞅瞅评论区“后觉废话说”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糟糕了。

        时常忘记一些琐碎的小事,例如开会忘记带资料,回家取到文件又忘了锁门,或者把钥匙插在门上忘记拔下来,最后甚至连自己把钥匙放在什么地方、钥匙是什么样式,都给忘得一干二净。当然不只是这些。

        这总不会是因为写轮眼的后遗症趁我年纪大了才找上门来的吧。卡卡西时常这样想到。

        但这个念头很快被他自己否认。自从神无毗桥之战后他无时无刻不在锻炼这只写轮眼,甚至抛弃了自己本擅长的刀术。

        这么多年来除了隐隐作痛,写轮眼没有过任何异样。

        即使是在暗部的时候,这只眼睛哪怕担任着他在战斗中主力武器的作用,也不会超负荷导致反噬他的感官。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写轮眼。

        “喂,卡卡西。这个色拉好咸,以前明明都是放糖的。”

        卡卡西正咀嚼着一片面包,闻言把面包咽下去后才抬起头向餐桌对面的黑发男子看去。

        “……嘛。凑合一下吧,带土。今早的早餐我准备得有些着急,”卡卡西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不小心放错了。你就当偶尔改换口味吧。”

        卡卡西吃完自己那份早餐后感觉确实为难了自家恋人的味蕾。但是他对于自己实在想不起各种调料放在什么地方的行为表示无能为力。

        带土看着一盘不合自己口味的食物实在想要拒绝,但又想到是卡卡西辛辛苦苦准备的,于是就咬咬牙,紧皱着眉头全部吃下去了。

        “多谢赏脸。”

        “……嘁”

        这一顿早餐风云还不算完,即使从那以后卡卡西每当做饭的时候都会把自己能够找到的调料尝一尝分辨一下,但时间一久,他又忘得一干二净。

        卡卡西难道突然向玖辛奈师母学习起厨艺了吗。带土在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块又辣又甜的秋刀鱼后想到。

        但在带土发现了家中的器物都被贴上写着名称的大大小小的便签纸后就突然感到事情似乎没有他一开始认为的那么简单了。

        终于有一天卡卡西失踪了。

        那是带土一天完成任务回到家,正抱怨着连这火影都要放假的周末却让他一个人辛苦自己的胳臂腿东奔西走时发现的。

        六代目失踪可不是件小事,一旦扩散出去必定会引起轰动,即使不谈论村子,卡卡西对于自己……。想到这里,带土立刻转身奔出了家门,原本的疲惫一瞬间化为焦虑。

        跑遍了大街小巷都不见卡卡西的踪影,儿时哭包的影子险些就与此时的带土重叠。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告别了驻守在火影楼的忍者再次奔跑在村子的街道上

        阳光的余霞已经不再留恋天边。最后在他即将灰心丧气的时候,终于在慰灵碑找到了正在看成人文学小杂志的卡卡西。

        “卡,卡卡西,你怎么在这里不回家?你知道自己一个人多么危险吗?!”带土几乎抑制不住莫名的怒气。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卡卡西看到带土赶来,一直颓废的眼神似乎亮了一下,却看到来人的不悦于是试图辩解,“我真的不记得路了。”

        “不记得回家的路?卡卡西你是……”带土听到这种毫无根据的解释不由得更加气愤,语气中又带着些委屈。“老年痴呆”几个字呼之欲出,但他猛然想起那些纸条一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呆滞的站在原地看着卡卡西。

        “怎么了带土?别担心,下次我会记清路线……”卡卡西还没说完就被带土冲上来紧紧抱住,卡卡西有些不知所措的抚着他颤抖的后背,弯着眼角打趣到带土还像小时候那个胆小鬼。

        “以后你必须要和我一起出门……不准一个人乱跑。”带土淡定的揉了揉泛红的眼角,但心里却隐约的不安,才提出了如此的要求。

        “好,听你的。”

        那天回来后带土把卡卡西安顿在家就立刻去安排了人暗中保护卡卡西,初步断定卡卡西记忆力退化的厉害,如果在这个时候遇到不测,那么失去了火影的村子必定乱做一团。带土的心里也会难受得要死,他不想失去卡卡西。

        此后路人看到手挽手的六代目和上忍已经算是习以为常了,在不知不觉中卡卡西和带土更有了一种老夫老妻的味道。

        本应该脸上洋溢笑容的带土却眉头紧锁,手把卡卡西攥得生疼死活也不肯松开。在当年的第七班发现这个问题后就立刻找到了带土,四个人商讨过后也死缠烂打的带卡卡西去做了几次身体检查,但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卡卡西老师的体检报告仍然是……只能暂且定为失忆症。”小樱叹了口气,举着报告单摇了摇头。

        出于卡卡西的记忆力一天不如一天,忘记的事物早已不仅仅是路线和位置,甚至连有过交情的人也不记得。带土成了卡卡西的恋人兼贴身管家,一一给卡卡西介绍故友,避免“人家认识我,我不认识人家”的尴尬。

        但随着时间流逝,卡卡西似乎什么都完全不记得了,犹如一个初入忍村的新人。

        这样一来鸣人不得不提前接过火影的位子,而卡卡西则随带土修养。带土为他准备了一个小册子,把卡卡西忘记的一切都写在上面,带土附在卡卡西身边看着他流动的笔尖。他坚信,只要自己适当给予一些提示卡卡西还是可以记起来的。

        没过几天卡卡西就完成了这项任务,带土轻轻亲吻过他的唇角表示犒劳,而他也得到了卡卡西的回应。

        “这样子就可以记住所有东西了吧。”带土松了口气,慢慢的翻看着写满了字的册子

        “是啊,按照你的提示我全部写下来了。带土。”卡卡西也轻松的笑了笑,他信任带土,同带土一样拥有信心。

        带土一页一页的翻着册子,从前面的“一乐拉面”、“村口书店”等地点,一直翻到了记着村子中忍者姓名的部分。

        “凯、天藏、红……”带土翻着纸页轻念出声。

        “……佐助、小樱、鸣人。”带土再翻到下一页已经是空白,连翻几页亦是如此。

        “到这里就没有了吗,卡卡西?”上到六道仙人下到无名小卒,无论是故去还是在世,多多少少都有记录,几乎成了一本忍界人名册,但是带土唯独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就到这里了,我已经把自己忘记的全部都写下来了。有什么不妥吗,带土?”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