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

(:3_ヽ)_

【带卡】《葬我以海》[二]

*强行朋友卡(。

        这个家伙,非要逞什么强啊。

        带土胳膊支在船中心的柱子上,歪着身子靠在上面。看着眼前在地上缩作一团的家伙无奈的耸了耸肩叹口气,却有种事不关己的架势。走到那团银毛面前曲着膝盖半蹲下去,两手拖着下巴眼睛直勾勾的、不加掩饰的盯着面前因为晕船脸色极差的卡卡西。

        吁,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体质这么差劲。

        要说卡卡西仅仅比带土小了不到一岁,尽管看起来冷静寡言但身体仍是个孩子。没有带土打小就登船在海上漂泊的经历现在闹些毛病也正常,说不定也是因为才登船不久水土不服。只是卡卡西缺少了大人照顾又处在一个尚且陌生的地方,心智再成熟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带土出神的想着怎么调侃卡卡西,把昨天受尽的白眼报复回去。却一个浪头拍来打得船颠了颠,一个不稳带土就一屁股坐在了夹板上。他疼得龇牙咧嘴,揉着屁股翻身爬起来,自动无视了卡卡西从不适中抬起眼睛向自己投来的看白痴的目光,回过头一个灿烂的笑脸迎上去——当然是满满得意的显摆自己阅历丰富。

        “我知道治疗晕船的最好方法,叫声大哥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毕竟是过来人,带土知道的办法自然会有效果。要知道当初全部船员中带土是晕船呕吐到最严重的那个,甚至几天都是刚吃下去的东西就又被反胃呕了出来,连他最喜欢的甜食都吃起来如同嚼蜡难以下咽。差点就被从名单上刷下去回村种地。

        “……”

        卡卡西并没有答应,只是合上眼睛,脑袋随着船一晃一晃的。带土看他这举动刚想要好心的提醒这样做头会更晕,但还没有说出口就看见卡卡西突然站起来跑到船边。较硬的鞋底踩在木质夹板上面嗒嗒作响,看着卡卡西因为干呕一耸一耸而颤抖的肩膀带土突然从心里冒出种说不出的心疼。

        看他皮肤这么白一定是没受过训练的小少爷,要不是自己的父母很早就……说不定自己也正在家里养尊处优呢。

        带土这样想到。

        可谁知道他是不是正确的呢,谁知道他是不是唯一一个可怜的孩子呢。

        在他发觉卡卡西褪下面罩露出真容时再凑过去看已经来不及了,只看到最后卡卡西把面罩重新拉回脸上,遮住的半边脸看不出神情,但眼神再平静也掩盖不住微微泛红的眼角。

        “喂你,要不……去找琳吧,琳可是船上最精通医疗的成员了。”

        带土终于忍不住建议到,伸手向楼梯那里指了指。

        “从这里下去左拐就可以看到医疗室了。”

        话音刚落卡卡西便扶着地板勉强站起身子,摇摇晃晃的迈开脚走开了,看样子确实是准备下楼梯。然而直到最后一抹银色消失在夹板与楼梯相接的地方,带土也没有听见一声可以叫他得意一会儿的谢谢。

        这个家伙…真是不礼貌。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第二天一早带土就趴在围栏上望风。清晨新鲜的海风和在陆地上看不见的超大太阳的日出,是他一天中最大的享受,当然是在他没有睡过头的前提下。

        不得不说自从卡卡西加入到航海的队伍中带土有了更多可做的事情。比如时刻跟踪卡卡西,在发现他的失误后第一时间蹦出来嘲笑;有时间就追在卡卡西后面炫耀自己曾经用捕鱼叉捉到了多少条鱼、在海洋生物来犯时英勇的插瞎了多少只鲸鱼的眼睛;又帮助船员修好了多少次漏水的船舱……等等。

        无聊啊,无聊。卡卡西那家伙不会吐到晕过去了吧,几天后就有一次小型海上狩猎,要是赶不上可真是太可惜了。

        带土对于冒险有着莫名的热爱,如果可以,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航海王,有一艘自己的船而不是一直当一个打杂的被迫放弃梦想的人。因此,他喜欢那种举着鱼叉然后搂着满满一筐战利品的感觉,可以说这让他更加感觉到自己距离梦想更近了一步。

        “但愿你以后别是个渔夫吧。”

        带土突然想起卡卡西在听完自己慷慨激昂的讲完梦想时淡淡的吐出的这句话,对于一个整天抱着教科书看把自己孤立起来的家伙,比起视而不管带土更忍不住去说教。

        “等着瞧吧卡卡西,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

        带土回忆到这里忍不住弯起嘴角,才不管那时候卡卡西是因为什么而不说话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反正自己是尝到了第一次辩论胜利的甜头,这种感觉好像比以前在村子里帮助了扛着包裹的老奶奶得到糖果还要令人愉悦。

        带土从有些受潮的牛皮纸袋里抓出一把混着零食碎渣的面包粒撒向空中,没一会儿海鸥们蜂拥而至,吃的干干净净。当它们扑棱着翅膀再度起飞时,留下了几根雪白的羽毛在空中打着旋最后落在夹板上。

        如同发现了宝贝一般,带土跑过去把羽毛捡起捧在手心里,过了一会儿他捏住羽毛举过头顶,映着太阳欣赏洁白的羽毛。白得耀眼。

        喔简直像极了……

        不知道究竟是卡卡西的发色像海鸥,还是海鸥的羽毛颜色像卡卡西。

        等再见到卡卡西的时候我一定要带着这羽毛去和他比一比。

        带土这样想着,把羽毛展平小心翼翼的收进了口袋,然后又心满意足的用手拍了拍。

        既然水门先生让我们与每个船员都要搞好关系,那么我这样的话和卡卡西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吧!

评论(4)

热度(20)

  1. ↗輪佪再愛↙後知後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