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

(:3_ヽ)_

【带卡】禁锢

        长年抓握武器的手早已长出一层颜色稍暗的薄茧,加上后天因素造成的特殊身体构成皮肤更为粗糙,这使他抚摸在那个人胸膛上面的手即使隔着衣物面料也能让其因为奇妙触感出现略为微妙的反映,那是他从没见过的模样。
        他缓缓解开那个人领口紧系的深绿马甲,却因为其被藤条缠绕而高举的双手无法完全褪下。几乎不假思索般拿起一旁顶端尖利苦无把那可怜的衣物划了个稀巴烂,然后从那个人身下扯出把这已经化为垃圾的产物撇在一旁不再搭理。
        他单手结印让木遁缠上那个人已经裸露在空气中的腰肢和仍被墨色长裤紧紧包裹的双腿,似是不忍般控制藤条弯曲出弧度好让被束缚的人好受一点。那个人在刚刚的战斗中受了些伤,伤口还在渗出鲜血而他脸上已经显出失血的苍白。他把手放在那个人伤口处轻按指尖几乎陷进皮肉,半晌总算是听到了作为目的的那个人痛苦的闷哼声。
        那喘息犹如毒药般侵蚀了他的心,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那个人求饶在他自己看来也只是更增添了一份色气。他的目光暗了暗双手仿佛轻车熟路般在那个人身上游走,而被捆绑的那个人已经无力挣扎,体力的过度透支与见到面前这个人身心的疲惫迫使自己顺从般半阖眼睛略显懒散,只有眼珠随着他的动作默默转动,好似无声的忏悔。
        他的手终于从那个人裤腰伸入到达了那个从未有人涉足的秘境,伸出一根手指不由分说的硬生生捅进刚刚才摸索到的入口,那本不适用来交合的地方自然收缩阻挡异物入侵,但他是狠下心将手指全数插入,毫不顾忌那个人试图蜷缩起来激烈颤抖的糟糕透了的身体。
        这个人本应该还是那个像儿时一样的天才,他自己却再也不会是那个只会哭鼻子的吊车尾。但天才为什么这样脆弱,如果是赝品的话,得不到怜悯即使弄坏也没关系了。
        既然这样,做好一起下地狱的准备吧。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