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

我不会闹的[。
圈子→火影 带卡带。洛克王国 恩库恩。
我永远喜欢嚯哈哈

【恩库】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家教(2)

 

 

“真的写不动了…可恶居然单独留了这么多作业呜呜呜…”把手中的签字笔丢在书脊的夹缝里库伦揉了揉自己酸痛的手腕,拿起手机解开锁屏首先看到的就是时间栏中大大的“周一 凌晨1点”的字样,眉头拧作一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抬手屏蔽了不断发来游戏组队邀请了羡慕嫉妒恨三人,再次看了一眼时间感觉自己距前一天简直判若两人。

 

 

想当初我可是我们服里的大佬,别的不行打游戏还是很厉害的。

 

 

现在呢,…好汉不提当年勇写完恩佐老师布置的作业再说吧。

 

 

曾经陪伴熬夜的游戏突然间被成堆的作业替代库伦还真是不习惯,手指关节被笔杆磨得通红,笔尖在纸上书写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库伦抬起手揉了揉酸痛得几乎快合上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打起精神,尽管困的不行也试图尽快写完作业再稍微睡两分钟。

 

 

这回恩佐老师的作业再不写完才是真的找死啊。对于库伦来说痛苦的事熬一熬就过去了,但是恩佐的变化对他来说实在算得上意料之外又难以释怀,居然突然狠抓自己的学习为什么感觉到一丝莫名的良苦用心呢…

 

 

库伦再次停下了手中的笔,两个手臂叠在一起把脸埋进去。这是他小憩时的一贯姿势,只可怜他现在心事重重加上作业的压力不能睡觉。

 

 

一切好像都是一觉醒来的变化,虽说不记得那天眼睛闭上之前是什么样的世界,就如同熟睡中那虚无的无意识的状态。但睡醒之后,似乎…哦不,是本来,本来世界就对自己很不友好。

 

 

据小时候邻居家的老奶奶说自己的父母都是搞科研的,所以不能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从前偶尔会来信,老奶奶也会一边推着她鼻梁上的老花镜一边慢悠悠的读给自己听,但至今十多年过去了,不知从何时起就再也没收到过来信,库伦也早就记不清来信中父母的问候与老奶奶沙哑的嗓音。

 

 

从记事以来都是孤身一人啊——记忆中父母的影子实在是暗淡的不能再淡了。

 

 

想到这里库伦抬起脸盯着桌面上那张恩佐手写的计划表发呆,皱皱眉为难的挠了挠头发,抬起手拨开遮挡视线的碎发眯起眸来。他的思绪从作业直接飘到了九霄云外,不知不觉嘴角竟浮现出了傻傻的笑意。

 

 

居然把手稿交给我了哎,感觉恩佐老师写字还挺好看的…至少比课上的板书工整多了,而且这么条理清晰的计划恐怕只有交报告的时候才会这么认真吧…

 

 

所以突然被一个人在意还真有点不习惯。…虽然是被变本加厉的催作业。

 

 

“啊——困死了困死了,再坚持一下还有几天就到周末了!”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两点多,库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着一张纸发呆这么久,那什么太久了看张纸都眉清目秀什么的…呸呸呸,作业作业快做作业。

 

 

库伦抽出右手握住签字笔,身子仍然是趴着的姿势,歪着脑袋看题虽然姿势还算蛮舒服只是身体扭得有点变扭。写字的速度慢的不能再慢,毕竟只剩两页练习册作业就写完了所以心理也就松懈下来。

 

 

磨蹭了不知多久直到库伦猛的一低头脑门磕在桌面上才吓得醒了过来,平复了一下惊魂未定咚咚直跳的小心脏重新趴回桌上,越到后面越是篇幅长字数多的简答题,库伦觉得眼皮沉得几乎抬不起来,估计要超过三点了吧,原本以为很快能写完但是看到那么多字哪怕能找到答案也懒得抄了。

 

 

“…稍微闭一下眼没关系的吧,休息一下写完作业再到床上睡。虽然以前等游戏加载的时候一不小心睡着过,不过作业的话心里有数也没关系的吧,嗯…反正明天…明天是周末呼…”

 

 

 

 

“啊我真的睡着了…哎呦我的脖子脖子,嘶…好的继续写作业吧。”库伦睁开眼发现阳光已经从拉紧的窗帘跃入窗棂,透过缝隙洒在地上,他一边揉着睡得僵硬的脖子一边拾起睡着后丢下的笔重新投入到学习中去。一觉睡到晌午真是养精蓄锐,连凌晨难熬的题目也很快答完了。

 

 

库伦扣好笔盖收起书本装进背包,举起恩佐亲笔给他写的那张计划表端详了一番点点头,又翻了翻抽屉找出一卷胶带,撕下一节胶带黏在拇指上,用其余手指把纸按在墙上摆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把胶带粘上去。

 

 

“完美,贴在这里就能每天照做,只要乖乖照着他说的去做就不会被找麻烦了吧,我真是个天才嘿嘿。”库伦摸摸自己的下巴得意的笑出声,拎起书包背带扔到床上接着拿起了手机,看了眼消息里面除了那三个人其他同学倒是很安静,今天似乎连楼前那群小孩子也没打闹着抄个不停。

 

 

真是一切都充满了上学的气息。

 

 

…等等,上学。想到这点库伦愣了一下连忙划着手机打开日历,心紧张得跳得飞快咚咚响着,直到他看到“周一 下午一点”的时候差点就嘎然而止。

 

 

“周…周一?!等等难道今天不应该是周日吗?完蛋了一定是熬夜太晚日期弄混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呜呜呜旷课了整整半天!!要不我装病请假…好就这么决定了,先给羡慕他们打个电话看看情况!”

 

 

库伦打开通讯录拨打了羡慕的手机,嘟嘟的声音终于在电话被接通的时候消失,他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焦急的心情:“喂,情况怎么样?…恩佐老师有没有说什么?”

 

 

电话另一头的羡慕把手机举在耳边,听到库伦的声音立刻来了精神,松开攥住了一个小学生衣领的拳头转过身挥手招呼就在不远处的嫉妒和恨两个人过来,不耐烦的从那个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同学手里夺过两张纸币塞在兜里顺便把他打发走,然后三人才凑在一起,悄咪咪的看了看周围环境确定没有其他人在才小声的回话。

 

 

“库伦老大你旷课玩游戏也不提前和我们说一声,还是不想上学干脆睡觉了?”

 

 

“…玩个头,是我记错日子了。所以恩佐老师看我没来有没有说什么,既然就还有半天你们赶紧给我请个病假,正好我能少写一天的作业。”

 

 

“没有没有,他上午没课估计没来上班。不行啊,老大你想想,班主任哪有其他老师好骗,还有点时间您现在赶过来说不定还能抢救一下!”羡慕闻言看了眼时间,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将近半小时。…似乎时间并不充裕,既然说都说了老大如果要来还是自求多福吧。

 

 

“老大,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语文您别忘了!”嫉妒在一边叫到,声音突然大起来吓了另外两个人一跳。

 

 

“嘘,知道了知道了,我赶过去就是了。”库伦挂掉电话跑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接一捧水泼到脸上彻底去除了困意,回到房间蹬上运动鞋背起书包就走,跑到楼下骑到自行车上准备出发,看到自己黑色的卫衣才猛的想起忘记换校服,眼看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要上课再上楼回家估计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飞快的骑车向学校冲去。

 

 

库伦隐约觉得自己又被那三人坑了一次。

 

 

 

 

骑车来到校门口库伦才意识到没穿校服真正的麻烦之所在,张望校门附近情况的时候险些和检查的老师对上视线,于是他选择把自行车停在校外的公用停车棚然后再想办法混进学校。

 

 

“不穿校服不让进校的规定真是…从这里应该可以翻进去的吧。”库伦找到校园围墙相对来说较矮的部分,上下打量着墙体还没等开始行动就听到背后传来的相当熟悉的声音。

 

 

“怎么,为自己荒废的两年时光在校外自觉面壁思过吗,库伦?”

 

 

库伦闻言一愣半晌鼓起勇气才浑身僵硬的转过身去,当他透过轿车车窗看到那头亮眼的发色才真正的认识到自己大概已经来不及抢救了。

 

 

“恩…恩佐老师…”

评论(1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