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

我不会闹的[。
圈子→火影 带卡带。洛克王国 恩库恩。
我永远喜欢嚯哈哈

【恩库】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家教(1)



“库伦,把我的魔法书拿过来。”

 

 

“库伦,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必须完成。”

 

 

“库伦,这个宠物,抓回来。”

 

 

“蠢货…怎么又失败了?”

 

 

“库伦…”

 

 

“库伦…库伦!”

 

 

……

 

 

“库伦!!!”

 

 

“哇!怎,怎么了,恩佐大人!”身穿校服把里面卫衣的黑色帽兜扣在头上的少年大叫一声猛地从桌上抬起头来,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睡意犹存的脸上泛着两朵红晕,他看着面前一脸莫名其妙抱着一摞课本的语文课代表做了一个深呼吸,“什么梦睡得我头痛…乱七八糟的。”又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重新趴回课桌上面把脸埋进臂弯里。

 

 

“真是的吓死我了…快点交作业了库伦,全班只差你还没交了,这才开学第一天老师会生气的。”抱着课本的女孩子松了一口气拍拍胸脯,惊吓过后重新拾起认真的表情一本正经的看着打算睡个回笼觉的某人,“喂…刚刚你说什么,恩佐…大人?怕不是被追作业追到梦里了吧嘿嘿。”

 

 

“…才不是,你听错了。还有明明上学期我已经交过语文作业了。”库伦无奈的直起身子抬起手支着下巴歪在桌子边上,眨巴眨巴眼睛装的一副好孩子样子。

 

 

“上学期,上学期交过作业你还好意思说…真是气死我了,恩佐老师让我,可丽希亚叫你过去,本来是如果你这次交作业老师他说就不用去了的。”叫做可丽希亚的粉头发女孩子跺了跺脚抱着作业气呼呼的转身走开了,踏出教师门口之前回过头抽出抱着作业的一只手按着眼角冲库伦做了个鬼脸,“当课代表累死了,每天都要催你和那三个家伙的作业,本公主都没时间欺负菲尔特了。”

 

 

目送可丽走出教室库伦拿起一旁的作业本翻了翻,除了以前上课无聊时候的涂鸦没有一页作业,也没有笔记任何有关学习的东西,叹了一口气合上作业本随手塞进桌兜。库伦转过身发现自己身后的座位空无一人,估计羡慕嫉妒恨三个人又去欺负低年级的小孩了,对于这种事情库伦可没有什么兴趣,反正他们为难低年级学生要来的钱都会把一多半交给自己。

 

 

“这学期竟然连他们三个也交作业了吗说好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喔刚才谁要找我…恩佐,恩佐老师!!”库伦百无聊赖的用手指嗒嗒的敲着桌子,想到那个身影时神情一滞,反应过来的同时从座位上跳起来两只手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帽子连忙向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当他站在办公室门口气喘吁吁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可丽希亚从里面推门出来了,可丽看见他后冲着指了指办公室虚掩着的门撇了撇嘴就走开了。原本打算几年混过去就是了可是还要面对麻烦的老师…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死定了,库伦想到。

 

 

他咽了咽口水暗暗给自己打气,准备了好半天直到里面传出“库伦,别在门口磨叽”的声音的时候他才推门而入,看见正在低头写字看不清神情又隐约感觉确实是阴沉着的脸的恩佐感觉似曾相识,每天不交作业都会面对这样一张脸就是了不过唯有今天感觉到有些异样的熟识。

 

 

“肯定就是那个梦搞得鬼,老师喊我名字喊得比催作业还急肯定没什么好事…作业,完蛋了作业的事情怎么解释,放假期间发生意外卧病在床两个月?明明开学前两天我还在大街上遇见老师然后我就逃跑了来的…被羡慕嫉妒恨他们三个人拉着打游戏不小心忘了?可是他们三个家伙都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答案抄了一份当作业交了…怎么办怎么办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求老师宽恕吗??”

 

 

心理活动异常丰富的库伦即使在走进办公室关上门恩佐一句话都还没说的情况下已经愈发坐立不安了,他一会仰起头看看窗外的云彩一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紧咬着下唇准备开口解释的时候对面的老师终于先一步打破寂静。

 

 

“一笔没动?”恩佐停下手中的笔推了推架在鼻梁上面的眼镜抬头向他看去。

 

 

“是,是的老师…”终于开始了谈话库伦反而松一口气,抬起眼偷瞄恩佐的神情一边支支吾吾的接话。一天天的吃喝玩乐爽归爽但一想到学校的事情就让人头大,好好学习不就没时间玩了吗可惜最近打的这个游戏竞争又那么激烈落下一天都会产生差距,喔今晚的普及赛不知道队里安排的怎么样…不行不行死到临头怎么还在想游戏。

 

 

如果今天恩佐心情好说不定会原谅自己,不好的话肯定又会被针对一学期。第一种可能是白日做梦那么第二种无非就是让自己再不好过一年,熬到毕业随便找个低级高中读就是了,“其实我…”

 

 

“…这样下去可不行,”恩佐叹口气放缓了语气竟变得有些温和的样子,“这是最后最关键的一年,库伦你应该努力一点那样才配做我的手…学生。”

 

 

库伦惊讶的眨眨眼睛以为他的老师刚刚说了类似于手下的这种字眼,毕竟在刚才的梦里面也是隐约记得恩佐这般称呼自己,却看恩佐毫无变化的表情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当做错觉。奇怪的梦真是害人不浅,就像那种熬夜看小说第二天神志不清把周围的人当做了友军或者敌人一样。

 

 

“…谢谢老师我知道了。”库伦抓了抓因为睡觉而杂乱的头发悄悄向门口挪动着脚步,难得老师没把自己批评得狗血淋头,如果还不想着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快点逃跑简直就是笨蛋。“那个…老师,您看快上课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现在你的语文成绩稳居全班,倒数第四。”恩佐拿起手中的上学期期末成绩单看了一眼紧接着又将带着足够吓死人的气势的目光转向那个已经用后背对着自己还把手握在门把手上的学生,“没有想好点提高成绩的对策么,只有这一科不及格也不行。还是,针对我才偏科这么严重,库伦?”

 

 

“哪里,哪里敢对您有意见啊恩佐老师,一定是他们三个给我垫底我就满意了..我的意思是,其实我,我也是准备好好学习的只是…只是还没进入状态,老师您放心我下次…”

 

 

被点到名字的库伦吓了一跳收回手面对着恩佐挺直身子额头冒汗靠在墙上迈开步子脚尖仍指向门的方向。对面老师的语气越来越冰冷吓得库伦终于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上课不过是个幌子毕竟既然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恩佐的要求,其他任课教师也不会提出什么异议,顶多在心里不满也不敢说出来。

 

 

“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家教。”恩佐说道。

 

 

“什么,不用吧老师我会努力一下的…”才不想被老师管住。库伦难过的抽了抽嘴角,满是难为情的挠挠脸颊。

 

 

“我。”恩佐扣上手中签字笔的笔盖然后放回笔筒里面,从旁边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来。安静的办公室里面响起纸张分离的刺啦刺啦的声音听得库伦惊心动魄,恩佐起身走到库伦面前把纸塞到他手里,紧接着一整页密密麻麻的作息及学习计划表映入了库伦的眼帘。面前的恩佐抱起双臂慢悠悠的眯起眼目光中满是胜利的得意,垂眸看着欲哭无泪的库伦仿佛找回了当年在那边欺负手下的愉悦感。

 

 

“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倒霉…这个计划不,不要啊恩佐老师!!”


评论(2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