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

我不会闹的[。
圈子→火影 带卡带。洛克王国 恩库恩。
我永远喜欢嚯哈哈

我永远喜欢嚯哈哈
世间再无我

大概会打扰到您但还是忍不住冒昧的艾特一下,这里有点杂食所以如果不小心触雷雷就先道歉了…。
买了太太的四卡本今天终于收到了,拆开快递的时候发现了两对耳坠万万没想到是您自己制作的,然后发现了书签认真读了两三遍直到眼睛发酸最后还是一不小心哭出来,手写的书签和根据id找到的诗…遇到最认真的太太哎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总之总之,非常感谢!!辛苦您了本子会一直好好收藏的书签也是。另外等到了可以打耳洞的年龄您的耳坠我一定会戴的!!
@泠堂雨 您和其他太太都辛苦了!!
˚‧º·(˚ ˃̣̣̥᷄⌓˂̣̣̥᷅ )‧º·˚

【恩库】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家教(2)

 

 

“真的写不动了…可恶居然单独留了这么多作业呜呜呜…”把手中的签字笔丢在书脊的夹缝里库伦揉了揉自己酸痛的手腕,拿起手机解开锁屏首先看到的就是时间栏中大大的“周一 凌晨1点”的字样,眉头拧作一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抬手屏蔽了不断发来游戏组队邀请了羡慕嫉妒恨三人,再次看了一眼时间感觉自己距前一天简直判若两人。

 

 

想当初我可是我们服里的大佬,别的不行打游戏还是很厉害的。

 

 

现在呢,…好汉不提当年勇写完恩佐老师布置的作业再说吧。

 

 

曾经陪伴熬夜的游戏突然间被成堆的作业替代库伦还真是不习惯,手指关节被笔杆磨得通红,笔尖在纸上书写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库伦抬起手揉了揉酸痛得几乎快合上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打起精神,尽管困的不行也试图尽快写完作业再稍微睡两分钟。

 

 

这回恩佐老师的作业再不写完才是真的找死啊。对于库伦来说痛苦的事熬一熬就过去了,但是恩佐的变化对他来说实在算得上意料之外又难以释怀,居然突然狠抓自己的学习为什么感觉到一丝莫名的良苦用心呢…

 

 

库伦再次停下了手中的笔,两个手臂叠在一起把脸埋进去。这是他小憩时的一贯姿势,只可怜他现在心事重重加上作业的压力不能睡觉。

 

 

一切好像都是一觉醒来的变化,虽说不记得那天眼睛闭上之前是什么样的世界,就如同熟睡中那虚无的无意识的状态。但睡醒之后,似乎…哦不,是本来,本来世界就对自己很不友好。

 

 

据小时候邻居家的老奶奶说自己的父母都是搞科研的,所以不能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从前偶尔会来信,老奶奶也会一边推着她鼻梁上的老花镜一边慢悠悠的读给自己听,但至今十多年过去了,不知从何时起就再也没收到过来信,库伦也早就记不清来信中父母的问候与老奶奶沙哑的嗓音。

 

 

从记事以来都是孤身一人啊——记忆中父母的影子实在是暗淡的不能再淡了。

 

 

想到这里库伦抬起脸盯着桌面上那张恩佐手写的计划表发呆,皱皱眉为难的挠了挠头发,抬起手拨开遮挡视线的碎发眯起眸来。他的思绪从作业直接飘到了九霄云外,不知不觉嘴角竟浮现出了傻傻的笑意。

 

 

居然把手稿交给我了哎,感觉恩佐老师写字还挺好看的…至少比课上的板书工整多了,而且这么条理清晰的计划恐怕只有交报告的时候才会这么认真吧…

 

 

所以突然被一个人在意还真有点不习惯。…虽然是被变本加厉的催作业。

 

 

“啊——困死了困死了,再坚持一下还有几天就到周末了!”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两点多,库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着一张纸发呆这么久,那什么太久了看张纸都眉清目秀什么的…呸呸呸,作业作业快做作业。

 

 

库伦抽出右手握住签字笔,身子仍然是趴着的姿势,歪着脑袋看题虽然姿势还算蛮舒服只是身体扭得有点变扭。写字的速度慢的不能再慢,毕竟只剩两页练习册作业就写完了所以心理也就松懈下来。

 

 

磨蹭了不知多久直到库伦猛的一低头脑门磕在桌面上才吓得醒了过来,平复了一下惊魂未定咚咚直跳的小心脏重新趴回桌上,越到后面越是篇幅长字数多的简答题,库伦觉得眼皮沉得几乎抬不起来,估计要超过三点了吧,原本以为很快能写完但是看到那么多字哪怕能找到答案也懒得抄了。

 

 

“…稍微闭一下眼没关系的吧,休息一下写完作业再到床上睡。虽然以前等游戏加载的时候一不小心睡着过,不过作业的话心里有数也没关系的吧,嗯…反正明天…明天是周末呼…”

 

 

 

 

“啊我真的睡着了…哎呦我的脖子脖子,嘶…好的继续写作业吧。”库伦睁开眼发现阳光已经从拉紧的窗帘跃入窗棂,透过缝隙洒在地上,他一边揉着睡得僵硬的脖子一边拾起睡着后丢下的笔重新投入到学习中去。一觉睡到晌午真是养精蓄锐,连凌晨难熬的题目也很快答完了。

 

 

库伦扣好笔盖收起书本装进背包,举起恩佐亲笔给他写的那张计划表端详了一番点点头,又翻了翻抽屉找出一卷胶带,撕下一节胶带黏在拇指上,用其余手指把纸按在墙上摆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把胶带粘上去。

 

 

“完美,贴在这里就能每天照做,只要乖乖照着他说的去做就不会被找麻烦了吧,我真是个天才嘿嘿。”库伦摸摸自己的下巴得意的笑出声,拎起书包背带扔到床上接着拿起了手机,看了眼消息里面除了那三个人其他同学倒是很安静,今天似乎连楼前那群小孩子也没打闹着抄个不停。

 

 

真是一切都充满了上学的气息。

 

 

…等等,上学。想到这点库伦愣了一下连忙划着手机打开日历,心紧张得跳得飞快咚咚响着,直到他看到“周一 下午一点”的时候差点就嘎然而止。

 

 

“周…周一?!等等难道今天不应该是周日吗?完蛋了一定是熬夜太晚日期弄混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呜呜呜旷课了整整半天!!要不我装病请假…好就这么决定了,先给羡慕他们打个电话看看情况!”

 

 

库伦打开通讯录拨打了羡慕的手机,嘟嘟的声音终于在电话被接通的时候消失,他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焦急的心情:“喂,情况怎么样?…恩佐老师有没有说什么?”

 

 

电话另一头的羡慕把手机举在耳边,听到库伦的声音立刻来了精神,松开攥住了一个小学生衣领的拳头转过身挥手招呼就在不远处的嫉妒和恨两个人过来,不耐烦的从那个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同学手里夺过两张纸币塞在兜里顺便把他打发走,然后三人才凑在一起,悄咪咪的看了看周围环境确定没有其他人在才小声的回话。

 

 

“库伦老大你旷课玩游戏也不提前和我们说一声,还是不想上学干脆睡觉了?”

 

 

“…玩个头,是我记错日子了。所以恩佐老师看我没来有没有说什么,既然就还有半天你们赶紧给我请个病假,正好我能少写一天的作业。”

 

 

“没有没有,他上午没课估计没来上班。不行啊,老大你想想,班主任哪有其他老师好骗,还有点时间您现在赶过来说不定还能抢救一下!”羡慕闻言看了眼时间,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将近半小时。…似乎时间并不充裕,既然说都说了老大如果要来还是自求多福吧。

 

 

“老大,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语文您别忘了!”嫉妒在一边叫到,声音突然大起来吓了另外两个人一跳。

 

 

“嘘,知道了知道了,我赶过去就是了。”库伦挂掉电话跑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接一捧水泼到脸上彻底去除了困意,回到房间蹬上运动鞋背起书包就走,跑到楼下骑到自行车上准备出发,看到自己黑色的卫衣才猛的想起忘记换校服,眼看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要上课再上楼回家估计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飞快的骑车向学校冲去。

 

 

库伦隐约觉得自己又被那三人坑了一次。

 

 

 

 

骑车来到校门口库伦才意识到没穿校服真正的麻烦之所在,张望校门附近情况的时候险些和检查的老师对上视线,于是他选择把自行车停在校外的公用停车棚然后再想办法混进学校。

 

 

“不穿校服不让进校的规定真是…从这里应该可以翻进去的吧。”库伦找到校园围墙相对来说较矮的部分,上下打量着墙体还没等开始行动就听到背后传来的相当熟悉的声音。

 

 

“怎么,为自己荒废的两年时光在校外自觉面壁思过吗,库伦?”

 

 

库伦闻言一愣半晌鼓起勇气才浑身僵硬的转过身去,当他透过轿车车窗看到那头亮眼的发色才真正的认识到自己大概已经来不及抢救了。

 

 

“恩…恩佐老师…”

【恩库】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家教(1)



“库伦,把我的魔法书拿过来。”

 

 

“库伦,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必须完成。”

 

 

“库伦,这个宠物,抓回来。”

 

 

“蠢货…怎么又失败了?”

 

 

“库伦…”

 

 

“库伦…库伦!”

 

 

……

 

 

“库伦!!!”

 

 

“哇!怎,怎么了,恩佐大人!”身穿校服把里面卫衣的黑色帽兜扣在头上的少年大叫一声猛地从桌上抬起头来,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睡意犹存的脸上泛着两朵红晕,他看着面前一脸莫名其妙抱着一摞课本的语文课代表做了一个深呼吸,“什么梦睡得我头痛…乱七八糟的。”又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重新趴回课桌上面把脸埋进臂弯里。

 

 

“真是的吓死我了…快点交作业了库伦,全班只差你还没交了,这才开学第一天老师会生气的。”抱着课本的女孩子松了一口气拍拍胸脯,惊吓过后重新拾起认真的表情一本正经的看着打算睡个回笼觉的某人,“喂…刚刚你说什么,恩佐…大人?怕不是被追作业追到梦里了吧嘿嘿。”

 

 

“…才不是,你听错了。还有明明上学期我已经交过语文作业了。”库伦无奈的直起身子抬起手支着下巴歪在桌子边上,眨巴眨巴眼睛装的一副好孩子样子。

 

 

“上学期,上学期交过作业你还好意思说…真是气死我了,恩佐老师让我,可丽希亚叫你过去,本来是如果你这次交作业老师他说就不用去了的。”叫做可丽希亚的粉头发女孩子跺了跺脚抱着作业气呼呼的转身走开了,踏出教师门口之前回过头抽出抱着作业的一只手按着眼角冲库伦做了个鬼脸,“当课代表累死了,每天都要催你和那三个家伙的作业,本公主都没时间欺负菲尔特了。”

 

 

目送可丽走出教室库伦拿起一旁的作业本翻了翻,除了以前上课无聊时候的涂鸦没有一页作业,也没有笔记任何有关学习的东西,叹了一口气合上作业本随手塞进桌兜。库伦转过身发现自己身后的座位空无一人,估计羡慕嫉妒恨三个人又去欺负低年级的小孩了,对于这种事情库伦可没有什么兴趣,反正他们为难低年级学生要来的钱都会把一多半交给自己。

 

 

“这学期竟然连他们三个也交作业了吗说好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喔刚才谁要找我…恩佐,恩佐老师!!”库伦百无聊赖的用手指嗒嗒的敲着桌子,想到那个身影时神情一滞,反应过来的同时从座位上跳起来两只手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帽子连忙向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当他站在办公室门口气喘吁吁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可丽希亚从里面推门出来了,可丽看见他后冲着指了指办公室虚掩着的门撇了撇嘴就走开了。原本打算几年混过去就是了可是还要面对麻烦的老师…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死定了,库伦想到。

 

 

他咽了咽口水暗暗给自己打气,准备了好半天直到里面传出“库伦,别在门口磨叽”的声音的时候他才推门而入,看见正在低头写字看不清神情又隐约感觉确实是阴沉着的脸的恩佐感觉似曾相识,每天不交作业都会面对这样一张脸就是了不过唯有今天感觉到有些异样的熟识。

 

 

“肯定就是那个梦搞得鬼,老师喊我名字喊得比催作业还急肯定没什么好事…作业,完蛋了作业的事情怎么解释,放假期间发生意外卧病在床两个月?明明开学前两天我还在大街上遇见老师然后我就逃跑了来的…被羡慕嫉妒恨他们三个人拉着打游戏不小心忘了?可是他们三个家伙都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答案抄了一份当作业交了…怎么办怎么办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求老师宽恕吗??”

 

 

心理活动异常丰富的库伦即使在走进办公室关上门恩佐一句话都还没说的情况下已经愈发坐立不安了,他一会仰起头看看窗外的云彩一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紧咬着下唇准备开口解释的时候对面的老师终于先一步打破寂静。

 

 

“一笔没动?”恩佐停下手中的笔推了推架在鼻梁上面的眼镜抬头向他看去。

 

 

“是,是的老师…”终于开始了谈话库伦反而松一口气,抬起眼偷瞄恩佐的神情一边支支吾吾的接话。一天天的吃喝玩乐爽归爽但一想到学校的事情就让人头大,好好学习不就没时间玩了吗可惜最近打的这个游戏竞争又那么激烈落下一天都会产生差距,喔今晚的普及赛不知道队里安排的怎么样…不行不行死到临头怎么还在想游戏。

 

 

如果今天恩佐心情好说不定会原谅自己,不好的话肯定又会被针对一学期。第一种可能是白日做梦那么第二种无非就是让自己再不好过一年,熬到毕业随便找个低级高中读就是了,“其实我…”

 

 

“…这样下去可不行,”恩佐叹口气放缓了语气竟变得有些温和的样子,“这是最后最关键的一年,库伦你应该努力一点那样才配做我的手…学生。”

 

 

库伦惊讶的眨眨眼睛以为他的老师刚刚说了类似于手下的这种字眼,毕竟在刚才的梦里面也是隐约记得恩佐这般称呼自己,却看恩佐毫无变化的表情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当做错觉。奇怪的梦真是害人不浅,就像那种熬夜看小说第二天神志不清把周围的人当做了友军或者敌人一样。

 

 

“…谢谢老师我知道了。”库伦抓了抓因为睡觉而杂乱的头发悄悄向门口挪动着脚步,难得老师没把自己批评得狗血淋头,如果还不想着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快点逃跑简直就是笨蛋。“那个…老师,您看快上课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现在你的语文成绩稳居全班,倒数第四。”恩佐拿起手中的上学期期末成绩单看了一眼紧接着又将带着足够吓死人的气势的目光转向那个已经用后背对着自己还把手握在门把手上的学生,“没有想好点提高成绩的对策么,只有这一科不及格也不行。还是,针对我才偏科这么严重,库伦?”

 

 

“哪里,哪里敢对您有意见啊恩佐老师,一定是他们三个给我垫底我就满意了..我的意思是,其实我,我也是准备好好学习的只是…只是还没进入状态,老师您放心我下次…”

 

 

被点到名字的库伦吓了一跳收回手面对着恩佐挺直身子额头冒汗靠在墙上迈开步子脚尖仍指向门的方向。对面老师的语气越来越冰冷吓得库伦终于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上课不过是个幌子毕竟既然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恩佐的要求,其他任课教师也不会提出什么异议,顶多在心里不满也不敢说出来。

 

 

“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家教。”恩佐说道。

 

 

“什么,不用吧老师我会努力一下的…”才不想被老师管住。库伦难过的抽了抽嘴角,满是难为情的挠挠脸颊。

 

 

“我。”恩佐扣上手中签字笔的笔盖然后放回笔筒里面,从旁边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来。安静的办公室里面响起纸张分离的刺啦刺啦的声音听得库伦惊心动魄,恩佐起身走到库伦面前把纸塞到他手里,紧接着一整页密密麻麻的作息及学习计划表映入了库伦的眼帘。面前的恩佐抱起双臂慢悠悠的眯起眼目光中满是胜利的得意,垂眸看着欲哭无泪的库伦仿佛找回了当年在那边欺负手下的愉悦感。

 

 

“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倒霉…这个计划不,不要啊恩佐老师!!”


存个梗。感谢冰块块儿(◍˃̶ᗜ˂̶◍)✩

感谢太太 @若吾永恒星辰大学爆炸 图纸的授权!!!他们超可爱!!

转一下表示感动。相识一周年快乐

真是庆幸当初说了一句你直男啊。
虽然直男弯了也仍然是直男´・ᴗ・`

絢爛主義:

“那家伙,稍微有点在意。”


说来话长,这是一个直男(?)逐步沦陷的故事。

去年12月4日的晚上,这家伙,在群里突然冒出来槽了这么一句。

成功引起本帅哥的注意。

于是我本着“不能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的倔强主义精神,加了他。

其实当时是我第一天土皮——还是有点虚的。但还是挺开心,列表终于不全是老年人创设了。

殊不知就踏上了被蚊香卡掰弯的道路。

如图所示这个人一上来就欺负我真是超级过分好吗,要不是当初看你一个人可怜谁会天天戳你戳到某天失身(。)

——总而言之,认识的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譬如结了很多次婚开了很多辆车吃了很多碗牢饭。

咳。那我就顺便先期待一下……下个月的表白纪念日了。

 @後知後覺 


*后三张表情包。

【带卡】H地点三十题(1)故障电梯间

梗源自腾讯。题目可知一共三十篇...

但是我。\\  完成度1/30  //

欢呼。

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可查看

链接走微博 ↓↓↓


出事别着急趁冷来一发(。

【带卡】《WW1 Love番外》一辆坦克车

*一战背景

*士兵土x军官卡

*前文戳首页,看完上车食用效果更佳。毕竟番外与前文有联系

图片走微博。

“不会开车怎么办?”

“旗木长官,我可以手把手教您。”